足球是一项美好的运动,他带给人的自信和阳光团队精神。但中国的职业足球牵扯的利益之多,关系之复杂让这项运动在大多老百姓心目中一直是负面形象。长安竞技的球迷基础很大,有数百万的球迷基础。这支没有金主的俱乐部,从诞生到现在一直给人没有上进心。在中乙冲甲的道路上一直扮演的私悲情角色。

要不是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不好,陕西队可能一直在中乙混日子。正常的逻辑应该是拿好成绩来换取更大的利益回报。但长安竞技的操作确实让人看不懂。稍微有利可图的事情,长安竞技的高层就非干不可,那怕是不利于球队的正常运营。2019赛季表现非常出色的外援奥斯卡,就被套现了。2020赛季球队表现非常挣扎,依靠这拼劲到了冲超关键战在次拉跨。球队艰难保级引进的外援被多位资深陕西球迷吐槽,这可能是陕西足球历史上两名最差的外援。陕西队给了多次机会他们甚至都不如本土球员。重职业的角度来看,外援就是来解决实际问题。陕西队高层运作的外援几乎在场上的作用等于零,连助攻都没有更别说进球。

2020赛季末更是爆出了欠薪事件,球员的微博就在那里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从球员的表达可以看出,老板不停的给球员画饼。有实力的球员被抛弃。王尔卓在采访时表示,如果没有长安竞技自己可能早就退役了。杨昊也是半退役状态,被长安竞技的高层劝说重新振作。文烁这种根本是球队的吉祥物,根本没有实战效果。面对利益为主的时代,长安竞技的球员分成两派。一派离开球队来告诉大家自己的亲身经历,另一派更是沉默。他们在等,因为这个饭碗丢了可能职业生涯就结束了。

长安竞技因为没有金主,他需要不停地向找赞助商寻求续命。在中国足协的中性名政策出台后,所有依靠赞助商的球队的日子更不好过。五年来不停的用老将,不启用新人。

现在长安竞技开始故计重施,大批引进中超快退役的老将。根本不给新生代球员机会。这些球员在原本的俱乐部都快被淘汰了,现在长安竞技这种急切需要成绩的球队。需要这些球员的经验和力量,快速在中甲联赛中取得相应的分数取的保级。然后考虑让打出来身价的内援外援套现。为下个赛季做好资金准备。

长安竞技只要活着,低成本的运营。用球员的积极性来制造成绩。制造成绩然后吸引赞助套现。

好比当年的舜天集团,他已经抗不住足球队的运营。好在当年底子不错,孙可,刘建业,任航,吴曦等国脚在队。吸引了苏宁这个大金主,在投资了50到60亿人民币后苏宁给江苏足球带来了第一个中超冠军。在亚冠比赛上,苏宁也取得历史性的突破。苏宁没钱了,就停止运营江苏队是正常的逻辑。母公司资金困难,足球本身就是一种投资行为。不能获利,还要持续性的砸钱确实是错误的。张近东做的没有错,但就是停止运营江苏队后导致了大片骂声。苏宁集团公布了一个扎心的数据,江苏队的正版球衣总共出售1000多件。

长安竞技足球俱乐部,肯定是想在全运会和2023年亚洲杯讨一杯羹。陕西足球的空白,长安竞技的横空出世。也是一种投机行为,从买奥斯卡到引援的力度。这支俱乐部只想低成本的运营,并且把球队任何好的势头变现。如果能等到金主,或者得到政策就会立马套现。长安竞技就是这样都是37,38,40,41,35,36快退役的老将老炮儿在踢的俱乐部。这样的俱乐部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保级在以后的岁月里要资源要政策。

长安竞技的青训在哪里,俱乐部人员也是一年换一大批。梯队的青训教练也是更换频繁。俱乐部的主教练也是更换频繁。大家也都是心里明白,来到了俱乐部就是干。能打出好数据,也不怕欠薪自然可以去别的球队去谈。这就是一个平台,有球踢至于说钱最后看运气。

苏宁没钱都玩不下去,加上之前的人和俱乐他是有多大的野心巨大的投入。不停地换地方吃福利他都顶不住。

长安竞技能走到今天就是靠,全运会和2023年亚洲杯作为契机。没有了政策的福利和一些赞助。球员的巨额工资和球队投入就会成为一种负担。

中超球队上海海港就是从小培养的球员,一起慢慢打天下。从业余到中乙,从中乙到中甲,在中甲的沉浮,然后冲超,然后中超冠军,然后打亚冠。一步一个脚印,他们之前都是怀揣足球梦,成绩好了自然有赞助和金主进来。长安竞技是一个平台,把那些踢不上球的球员网络起来,能拼了起来在中甲捞一把金。

南云齐是南通支云的核心球员,中甲稳定的射手。南云齐也离开南通来长安竞技试训,试训失败后去往中乙球队试训。证明中甲的大环境不好,球员本身就实力不够。现在俱乐部能省就省,把边缘球员清洗。球员现在失业和赘余很多,球员们想的是先有球队在说其它的。

球迷们要保持好心态,能有球看就行,当一些事情发生就要理性的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