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后,外界纷纷担心阿富汗安全局势将更加恶化。图为4月17日,阿富汗士兵在首都喀布尔附近的一处检查站执勤。新华社发

2017年4月13日,美国向阿富汗投放“炸弹之母”巨型炸弹。资料图片

“是时候结束这场美国最长的战争,是时候让美军回家了。”美国总统拜登4月14日在白宫发表讲话宣布,将于9月11日前撤出驻阿富汗美军。

“9·11”事件后,美国于当年10月7日发动阿富汗战争,迅速推翻塔利班政权。然而,历时近20年的阿富汗战争令美国及其盟友深陷“帝国的坟墓”,同时也给阿富汗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直至今日,阿富汗的政治和安全问题仍未得到真正解决。相关专家指出,美军可以一走了之,但留给阿富汗的将是一个难以收拾的乱局。

决定姗姗来迟

在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美军研究室主任林治远看来,拜登这一决策其实是一个“迟到的决定”。他分析说,阿富汗战争最初在美国拥有较高的支持度。虽然在小布什政府之后的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都曾想“体面地离开”“负责任地离开”,并出台过不同的撤军方案,但都未能实现。原本企望短时间达成目标的“持久自由”行动,生生拖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2009年,美国奥巴马政府曾出台打击“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阿富巴”战略,提出先增兵3万,待局势稳定后再撤军。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由于美军扶植的阿富汗政府军作战能力明显不足,阿富汗局势始终未能稳定下来。

2014年,奥巴马又宣布有意在北约作战部队撤离后在阿富汗部署大约9800名美军。但直到奥巴马两届总统任期结束,都没有完成撤军。

2018年,特朗普政府出台了阿富汗新战略,试图通过极限施压政策对塔利班加大军事打击力度,迫使塔利班回到与阿政府的谈判桌前,但也收效甚微。

塔利班始终认为阿政府是“美国的傀儡”,坚持在美国撤军之前不会与之谈判。无奈之下,美国不得不改变“不与恐怖分子谈判”的立场,与塔利班坐到了谈判桌前,并于2020年2月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了美塔和平协议。根据协议,美方承诺在135天内把驻阿美军从大约1.3万人缩减至8600人,剩余的美军和北约联军士兵将在今年5月前撤离阿富汗。有数据显示,特朗普任期结束时,驻阿美军已经削减到了2500人左右。

今年3月25日,拜登在其就任总统后的首场记者会上表示,难以在上届政府承诺期限内从阿富汗全部撤军。20天后,拜登宣布新撤军时间表。

“凯旋”实为止损

拜登声称,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已完成反恐目标”。然而,在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教授朱永彪看来,从军事角度看,2011年美军击毙本·拉丹,这一目标似乎就算是完成了。朱永彪说,拜登的这一表态,其实是在给撤军寻找一个体面的借口。此时的撤军与其讲是“凯旋”,不如说是为了止损。

朱永彪指出,持续近20年的阿富汗战争已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旷日持久的战争,有近2500名美军在阿富汗战争中身亡,超过20000名美军受伤。根据美联社的报道,美国为此投入的直接军费开支就近1万亿美元。然而,时至今日,塔利班仍控制着阿富汗约一半的国土,并且多数阿富汗民众对于驻阿美军并不欢迎。“美军留在阿富汗,除了继续‘失血’,根本不可能在军事上取得更多实质性的成果。”朱永彪说。

其实,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最初的目标是要消灭“基地”组织,而不是塔利班。朱永彪指出,“9·11”事件是二战后美国本土第一次遭到袭击,被视为“第二次珍珠港事件”,对美国人的心理造成了极大的冲击。美国认定“基地”组织是主谋,但塔利班出于宗教文化等方面的原因,拒绝交出在阿富汗“做客”的“基地”组织头目本·拉丹,这才引祸上身。

然而,塔利班政府倒台后,仍不断与以美国为首的驻阿富汗北约联军以及阿富汗政府军交战,显示其仍具有较为深厚的民意基础和较为强大的战斗力。最终,美国不得不放下身段同塔利班坐在谈判桌前,签署和平协议,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

朱永彪表示,拜登政府将美塔协议原定的5月1日完成撤军的最终日期,延长到了9月11日,这更多地是出于政治考量,既显示其对特朗普的撤军方案并非全盘照收,也可以借机把“胜利”收入自己囊中。反正“解释权”在自己手中,战场的目标可以“修正”,“胜利”的标准也可以重新定义。

林治远则认为,美方表示此次撤军不再“基于条件”,表明其态度还是比较坚决的。而从美国政客表态来看,这一举动更多是为了集中精力应对“其他非常重要的事项”“其他更危险的威胁”,暗含针对俄罗斯和中国之意,对其后续动作应当保持警惕。

留下历史污点

拜登在讲话中表示,对阿富汗“在外交和人道主义方面的工作”仍会继续。但在受访专家看来,这种话对阿政府只能起到心理安慰的作用。事实上,驻阿美军的行动曾造成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美军撤离之后,在阿富汗留下的也是一个很难收拾的“烂摊子”。这些都是美国“甩不掉的黑锅”,将留下一个永久的历史污点。

有资料显示,自美军2001年10月7日进入阿富汗以来,当地已有3万多名平民被美军打死、炸死或因美军带来的战乱死亡,受伤人数超过6万,约1100万人沦为难民。许多乡镇都发生过美军轰炸导致的悲剧。根据喀布尔大学学者的评估,阿富汗战争平均每天造成约6000万美元经济损失、约250人伤亡。驻阿美军还在阿富汗使用了被称为“炸弹之母”的GBU-43大型空爆炸弹。这种炸弹重约9.5吨,是美军在所有战事中使用过的最大的非核炸弹。

在朱永彪看来,未来阿富汗局势走向取决于3个方面。

其一,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之间如何互动。阿政府与塔利班代表团从去年9月起在多哈举行谈判,由于阿政府坚持举行大选是阿富汗权力过渡的唯一方式,塔利班则坚持重新建立“伊斯兰酋长国”,谈判始终没有取得重大突破,双方冲突也没有停止。从目前来看,双方作出让步的意愿都不高,通过和平方式组成过渡政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美军“加持”下的阿富汗政府军,只是勉强维持半壁江山,塔利班自然想在外国军队撤离之后一鼓作气,重新在全国执政。因此,许多人都担心,美国撤军后,阿富汗未来安全形势可能会进一步恶化,甚至发生种族清洗事件,形成国家分裂局面。

其二,塔利班内部派别之间是否会产生内讧。美塔举行谈判之前,塔利班内部派别分化趋势就比较明显。虽然美塔协议成为塔利班的胜利果实,但在如何分配问题上,各个派别免不了一番明争暗斗。外部压力减小之后,内部的矛盾就会暴露和放大出来。此外,相关派别在如何对待阿富汗政府的态度上,也存在较大分歧。

其三,恐怖组织是否会卷土重来。塔利班在多哈和平协议承诺不再让阿富汗成为恐怖分子的庇护所。但美军撤离后,即使“基地”组织向阿富汗回流、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向阿富汗加速渗透,美国也将鞭长莫及。而且,驻阿美军的撤离,肯定会被塔利班作为自己的胜利来大肆宣扬,这也会向“基地”组织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传递一种信号——只要坚持得够久,美国是可以被打跑的。阿富汗舆论普遍认为,美军撤离后,这些恐怖组织在阿富汗的活动将更加猖獗,对阿富汗以及周边地区安全造成更大威胁。随着恐怖分子活跃程度的增加,美国在海外的目标遭到恐怖袭击的可能性也会提高。

(记者吕德胜)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