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环球时报新媒体部】;

4月18日,台军退役“少将”于北辰在一档节目中向解放军喊话:“跟解放军将领一对一单挑,我不会输”。更让我们震惊的是,于北辰这番“豪言壮语”后自称要“单挑”的项目,竟然让我们一时无法反驳。

本月中,台湾政治大学副教授赖岳谦在央视的一档节目中,指出台军从装备到训练等多方面远远落后于解放军,并批评台军是“纸老虎”。这番评价让岛内不少企图“以武拒统”的人大为跳脚,纷纷围攻赖岳谦。

4月18日,台军退役“少将”于北辰在访谈节目中痛斥赖岳谦,结果越说越上头,激动之下用手指着镜头高呼:“人数上我们比不过解放军,可是我说,解放军的将领跟我一对一单挑,我不会输给你。”

图片截取自视频

就在大家好奇都在好奇于北辰的底气从何而来时,只听他在节目中说道:“光跑马拉松你追得到我吗?光是跑步你就追不到我!”选好了这个“比赛项目”后,于北辰一脸得意,继续向解放军隔空挑衅:“我追你,轻松简单;你追我,你追追看!”

还别说,在“被人追着跑”这事上,台军确实是一身祖传的绝技,有着无数关于跑路的“光荣传统”。

这些“跑路高手”中最为大陆读者熟知的,就是被戏称为“飞将军”的孙元良。1937年淞沪抗战期间,本该在前线作战的孙元良丢下部队,先是靠拜老鸨为“干妈”躲进妓院,然后混进难民营,在日军追捕下化妆出逃。在解放战争时,面对我军的重重包围,孙元良居然再次靠一手逃跑绝活,先后躲开了“国军”宪兵、解放军的追捕,一路从徐州逃到南京,随后到了台湾。

晚年,孙元良也和今天台军的某些人一样,喜欢在媒体上大肆吹嘘“战功”,甚至写了一本名叫《亿万光年中的一瞬》的回忆录把自己包装成“抗日英雄”,还错把长度单位“光年”当成了时间。

当然,以孙将军登峰造极的跑路速度,亿万光年可能确实只需要“一瞬”。

逃跑本事不输孙元良的,还有在山东被俘虏的王耀武。在济南战役中,时任山东省主席的“国军”将领王耀武眼看兵败就在眼前,打着“带几个人突围”的幌子打扮成农民出逃。为了躲避追捕,王耀武还安排亲信假冒自己,在被俘虏前,居然已经闯过了解放军的十几道关卡。

在淮海战役中,“国军”第五军军长熊笑三带着部下正在看戏,期间他下属的师长黄宗颜突然起身,神经过敏的熊笑三想起同僚们一眨眼就逃跑的本事,立即对部下说“此人要叛逃,快去消灭他”。结果黄宗颜只是去上厕所,没多久又回来了,搞得两边极为尴尬。

据作家李敖回忆,当时国民党管辖的《中央日报》曾经在标题自夸“我军一撤千里,共军追赶不及”,对“国军”的跑路本事还非常得意。彭德怀元帅也曾在自述中提到,曾杀害无数革命烈士的湖南军阀何键,曾经在自己的包围下侥幸逃走,成了他生平最大的恨事。

由此可见,“国军”某些将领跑路的速度之快,已经成了双方的“基本共识”。

虽然从战报上看,大多数国民党军官都没能在战场上跑掉,但相比整场解放战争中国民党乏善可陈的表现,他们在“马拉松式逃跑”这个项目上确实有那么几位“突出代表”,也难怪于北辰敢在这个项目上向解放军叫板了。

和这些将军们一比,台军士兵的跑步速度就显得非常拉胯了。2016年,台军想抓一下体能训练、跑个3000米,许多士兵就大呼受不了,还有人在跑步中突发心脏病猝死。

将军很能跑,士兵跑不动,倒也算是“国军”一以贯之的传统了。

除了逃跑外,国民党类似下面这样造假新闻谎报战功、屡屡宣布“击毙”解放军高级将领的操作,在今天的台军身上不仅依然可见,甚至还有推陈出新、发扬光大的架势,让人忍不住要“夸”一句家学渊源、底蕴厚重。

当然,笔者倒是觉得这位于北辰的喊话,对我军还是非常有借鉴意义的。尽管70多年过去后,现在的台军又是“泳池练兵”又是“日常坠机”,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所以在预防敌军将领逃跑这样的细节上,我们也应该戒骄戒躁,严加防范。

在下一次和他们打照面时,我们一定要追赶得更使劲些,绝不能让这群当官的再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