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述:去年冷轧板卷可谓一枝独秀,创下近十年最高价,冷热价差最高超过1000元/吨。风水轮流转,今年热轧板卷打了个翻身仗,冷热价差最低缩窄至300元/吨以内。价差的变化时刻影响着市场的运作,让我们来看看近两年杭州市场冷系之间的价差变化。

一、冷轧-热轧

2020年热轧板卷最高价5130元/吨,最低价3280元/吨,均价3902元/吨,全年高低价差1850元/吨。冷轧板卷最高价6200元/吨,最低价3740元/吨,均价4517元/吨,全年高低价差2460元/吨。同一交易日冷热价差全年最高1200元/吨,最低340元/吨,均价615元/吨。

2021年截至4月28日,热轧板卷最高价5890元/吨,最低价4580元/吨,均价5047元/吨,全年高低价差1310元/吨。冷轧板卷最高价6220元/吨,最低价5430元/吨,均价5735元/吨,全年高低价差790元/吨。同一交易日冷热价差全年最高1100元/吨,最低270元/吨,均价687元/吨。

从冷热价差变化情况来看,今年热轧明显强于冷轧,且表现为持续性的,两者之间的价差几乎从最高点下滑至最低点。虽然近日冷轧价格基本达到去年最高点,但实际表现却不如。去年是主动拉涨,热轧望尘莫及;今年是在热轧强势的表现下被动涨价。不过在如此情况下也是有利的,成本端有强力支撑。据了解,从热轧加工成冷轧的费用在550元/吨左右,目前大约低200元/吨。因此,即使在最坏的情况下,热轧大幅下跌,冷轧也是有一定的缓冲空间,以便商家做出相应操作。从近期市场情况来看,节前节后或出现小幅回调,但5月份继续抬升的可能性更大。

二、冷轧-冷轧

2020年上海冷轧板卷最高价6140元/吨,最低价3640元/吨,均价4449元/吨,全年高低价差2500元/吨。杭州冷轧板卷最高价6200元/吨,最低价3740元/吨,均价4517元/吨,全年高低价差2460元/吨。同一交易日杭州-上海冷轧价差全年最高250元/吨,最低-30元/吨,均价68元/吨。

2021年截至4月28日,上海冷轧板卷最高价6170元/吨,最低价5340元/吨,均价5662元/吨,全年高低价差830元/吨。杭州冷轧板卷最高价6220元/吨,最低价5430元/吨,均价5735元/吨,全年高低价差790元/吨。同一交易日杭州-上海冷轧价差全年最高190元/吨,最低-20元/吨,均价73元/吨。

从杭州与上海冷轧价差变化情况来看,价格一旦处于临近高位时,区域之间的价差逐渐缩小甚至被抹平。据了解,从上海到杭州的运费在70-80元/吨,随着节后价格的不断抬升,两地之间的价差基本与运费处于倒挂。相对来说,杭州市场对于客户的竞争性更弱,因此只能牺牲一部分利益来换取部分客户。

三、镀锌-冷轧

2020年冷轧板卷最高价6200元/吨,最低价3740元/吨,均价4517元/吨,全年高低价差2460元/吨。镀锌板卷最高价6550元/吨,最低价4030元/吨,均价4726元/吨,全年高低价差2520元/吨。同一交易日冷热价差全年最高560元/吨,最低20元/吨,均价209元/吨。

2021年截至4月28日,冷轧板卷最高价6220元/吨,最低价5430元/吨,均价5735元/吨,全年高低价差790元/吨。镀锌板卷最高价6620元/吨,最低价5900元/吨,均价6170元/吨,全年高低价差720元/吨。同一交易日冷热价差全年最高590元/吨,最低340元/吨,均价436元/吨。

从镀冷价差变化情况来看,今年镀锌表现也是强于冷轧。据了解,从冷轧加工成镀锌的费用在250-300元/吨,自去年年底开始,两者之间的价差基本在加工成本之上。一是由于原料价格持续拉涨,北方镀锌钢厂尤为疯狂,出厂价格频繁大幅度调整,调整幅度要高于冷轧。二是今年唐山地区加大限产力度,唐钢也受到严重影响,供应紧张。

四、镀锌-镀锌

2020年民营镀锌板卷最高价5920元/吨,最低价3950元/吨,均价4459元/吨,全年高低价差1970元/吨。国营镀锌板卷最高价6550元/吨,最低价4030元/吨,均价4726元/吨,全年高低价差2520元/吨。同一交易日镀锌国营-民营价差全年最高930元/吨,最低40元/吨,均价267元/吨。

2021年截至4月28日,民营镀锌板卷最高价6550元/吨,最低价5120元/吨,均价5639元/吨,全年高低价差1430元/吨。国营镀锌板卷最高价6620元/吨,最低价5900元/吨,均价6170元/吨,全年高低价差720元/吨。同一交易日镀锌国营-民营价差全年最高970元/吨,最低70元/吨,均价532元/吨。

从镀锌国营与民营价差变化情况来看,节后民营镀锌强于国营。据了解,正常情况下镀锌国营与民营价差在200-300元/吨。由于民营钢厂对于原料价格的变化更为敏感,今年原料价格不断上涨,并且上涨的幅度大大增加了民营钢厂的生产风险。为了规避一定程度的风险,控量生产,导致贸易商拿货困难,原本出厂价格已经很高,一旦拿到货那么也会加价销售。或许后期民营镀锌价格将与国营持平,甚至反超,这种现象在北方部分市场已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