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称自己在缅甸淘金

朋友们看着他一身名牌

微信朋友圈中豪车、名牌无数

都萌发了跟他出国打工的念头

……

近年来,出国务工越来越普遍,不少人看中国外给出的高薪,选择走出国门挣钱养家。陈先生的儿子陈力也是出国务工大军中的一员。没想到,不久后他们收到了儿子的求救信息:他被限制了人身自由,被逼参与电信诈骗活动。近日,带陈力走出国门的雷斌因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心怀憧憬“打洋工”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2020年6月,雷斌在湖北省京山市某酒店请客,陈力等8名朋友参加。席间,雷斌高调宣传自己在缅甸的工作经历:“我在缅甸做金融产品代理,门槛低、来钱快,只要会用手机上网就可以操作,一个月业绩提成2万到3万元,做得好可以拿到5万元!”

雷斌接二连三地请客吃饭,每次都是一身名牌,打开他的朋友圈,里面晒的也全是名牌衣服、豪车、旅游照。渐渐地,这些20岁出头的小伙子们都心动了,想跟着雷斌一起到缅甸发财。

2020年6月23日,带着对国外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挣大钱的憧憬,包括陈力在内的8名年轻人踏上了偷渡国境的路——他们跟着雷斌从京山出发,先后乘坐面包车、高铁、飞机到达云南澜沧机场,又换乘的士到达国境边的一处“铁皮房”,这里是雷斌等人偷越国境的一处中转站。雷斌将从国内组织的人员送到这里,接头人员会带领这些人从小路翻山偷越国境至缅甸孟波。

梦碎缅甸归家难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一路上,陈力一直感到有些不安,随着离缅甸越来越近,他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强烈。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人已经在异国他乡,只能跟着雷斌。路上,雷斌所在公司的工作人员以偷越国境被发现后会遭遣返为由要求陈力等人上交身份证、电话卡等物品。由于内心充满怀疑,陈力趁其不注意,把电话卡塞到了自己的鞋里。

抵达缅甸后,陈力等人被安置到了一家酒店内,工作人员将他们与其他6名男青年编成一个小组,开始所谓“挣大钱”的工作。这些年轻人在公司的安排下用专门的手机和微信号与中国境内的女孩聊天,以交友的形式骗取对方信任,让对方投资该公司的“融义财富”等App,以此来诈骗对方钱财。

得知工作内容后,陈力发现所谓的“挣大钱”原来是电信诈骗。看看周围的人,短短两三天就骗得他人“投资”数十万元。“这是犯罪啊!”他心里越来越慌。内心煎熬的陈力决定辞职不干了,公司的回应是:如果要回国就要自行负担来回交通、食宿费用,必须给公司3万元损失费,不给就在这里赚足3万元再回去。而且,酒店出入口都有人把守,他的身份证件也都在公司手中,无奈之下,陈力趁别人睡觉时将电话卡装在公司发的手机里,用自己的微信号给母亲发了一条求救信息。

翻山越岭为归国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他说他被骗了,到国外根本不是从事正规工作,而是从事电信诈骗。”收到儿子的信息后,陈先生赶紧到公安局报案。

京山市公安局接到报警,高度重视,京山市检察院也派员提前介入引导侦查。与此同时,身在缅甸的陈力注意到来自浙江的况文也想脱离该公司。两人经过观察,瞅准时机,趁把守人员不注意从酒店逃了出来。为了回国,他们找到一位的士司机,以一人5000元的价格让其将两人送到缅甸边境。司机将他们送到缅甸边境处的一个渡口,两人沿着山路步行了一天一夜来到了孟莲口岸。经各自家人报警,与口岸警方沟通后,终于回国。

陈力回到京山后,与父母一同到公安局反映情况。警方通过技术手段追查到雷斌的身份信息及定位,将其抓获。彼时的雷斌正在故技重施,邀请了一群年轻人打游戏,想将这些人也“忽悠”到缅甸去。至此,一起用“打洋工”为由组织他人偷越国境案慢慢揭开帷幕,一个组织成熟、分工明确、管理严格、运作成熟,成员多达200余人的电信诈骗团伙浮出水面,而“95后”雷斌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经查,2020年1月,雷斌受蔡辉邀约跟随蔡辉出国赚钱。他们从云南边境偷越至缅甸孟波后成立公司,从事电信诈骗活动。其间,蔡辉指使雷斌回国邀约朋友到缅甸加入公司,并承诺雷斌邀约的人员到缅甸后归雷斌管理,由雷斌担任组长。2020年5月,雷斌偷越回中国。回国后,雷斌经常组织饭局宣传自己在缅甸的经历。6月,他组织陈力等8人偷越国境来到缅甸。目前,该8名京山籍男青年已全部回国。

2020年12月29日,京山市公安局将雷斌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案移送京山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经过检察官的释法说理,雷斌表示自愿认罪认罚,希望能够获得从轻处罚。

2020年12月30日,在辩护人的见证下,雷斌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31日,京山市检察院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对雷斌提起公诉。

(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检察日报 刘怡廷 韩龙玲 朱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