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跨境航空货运价格上涨,郑州机场满仓,北货运区有望年底投运

财经 2021-09-28 09:43:39
87阅读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 杨霄实习生 黄莹莹)“郑州—美国”每公斤货品空运价格冲破70元,创下历史新高。9月26日,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由多个渠道获悉,近期,随着新一批电子消费品的新品出货,直接推高郑州跨境航空货运市场的运价,物流商对货品的每公斤接单价较上半年上涨了一倍。不仅如此,郑州机场货运仓的仓储量在8月份就已冲顶饱和,当前郑州发往北美航线的时效大大延缓。

电子消费品新品季来临,

国际货运“爆仓”

郑州至北美货运航线,有钱也发不出货?

这话确有夸张,却是当前郑州航空物流市场火爆的一个侧影。据了解,每年秋冬季,国内出口商因备货“黑色星期五”、圣诞节,是最忙周期。但今年的货物量激增异乎寻常,产生了两个新现象:

其一,跨境航空货运大宗物流与快递价格倒挂。跨境大宗物流,如UPS,就像国内的德邦物流,负责站对站运输;跨境快递,如联邦快递,就像国内的顺丰,负责门对门运输。常态情况下,运送同等质量、体积商品,使用大宗物流的价格,大概是快递的五至七成。但当前,大宗货运价格一路上涨,已反超快递运费。

其二,跨境货运承运商纷纷爆仓。某国际快递企业河南区负责人透露,自8月份以来,该公司就一直处于爆仓状态。过往,发往美国空运货品,3天就能抵达目的地完成签收。但目前,在郑州排仓就需要3天左右,只能尽力保障一周内到货。

多位消息人士透露,本月,多家知名电子消费品厂商的新品集中上市,催化了跨境空运物流资源的竞争,抬升了市场价格。一个清晰的侧影,就是郑州机场货运仓“爆仓”。

“今年下半年以来,机场货运仓一直处于满仓满载的运营状态,其货运吞吐量达到了往年的一倍以上。”郑州机场货运公司一负责人透露,货航运力一直在加密,一些热点货航专线从每周3班提升至5班。但是,加密是有底线的,运力、配套设施、人力等资源的效力已发挥到极致。

来自河南机场集团发布的消息,今年前8个月,郑州机场累计完成货运吞吐量44万吨,同比增长21%。其中,国际货量在总量中占比约75%,同比增长约34%。在国内200多个民用机场行业位次排名中居第6名。

火爆背后面临“甜蜜的烦恼”:

出口商面临物流难题

郑州至美国,上个月货运航空价格是每公斤60多元。而在本周,每公斤的运价已涨至近80元。

这次运费价格上涨,导致一些省内的出口商放弃了空运。

郑州格乐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即是其一。该公司是一家专营户外家居用品的出口商,其创始团队是河南最早实践跨境电商贸易的先行者之一,在业界打拼多年、颇有成就。

该公司负责人田帅直言,当前,国内飞北美的空运价格过高,已经“玩不起”了。今年春节前,空运价格是每公斤30元左右。春节后,空运价格就一路看涨,直至现在也不见回调。卖给国外消费者的户外家具、家居用品,平均客单价约100美元。如再增加二三十美元的物流费,消费者或许不会买单。

面临运费上涨同样困惑的,还有许昌龙生发制品有限公司。

该公司负责人郑智告诉记者,发制品受自身体积、重量的优势,在跨境物流环节的成本并不高。受全球疫情环境影响,今年河南发制品企业面临全面挑战。在销售环节,不少国外市场出现了消费降级;在生产环节,原料进口、境外代工、出口贸易三个环节遭遇通路不畅,成本普涨。

“过往,物流费用在发制品经营成本中并不起眼。但今年,它的占比率逼近了20%。”郑智说,麻烦还不止于此。不是肯出钱就能发得出去货,要排队“候机”,且物流商对单一企业每日报单量有上限设置。

中原跨境汇负责人靳先生认为,此轮跨境空中货运价格大涨,已深深波及国内中小跨境电商企业。不过,这次价格风波也给国内跨境电商企业提醒: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众人皆去挤北美市场,是因当地人口密集度较高、消费力较高、网购渠道发达,同时,报关检查等琐事少。可一旦遇到未知风险,众人就在一条船上‘拥挤’,能真正留在船上的人,既得靠体格,也要靠运气。”

全球疫情刺激中国制造放量,

郑州机场亟待北货运区开场“补位”

郑州跨境空运货品价格为何不断上涨?除电子消费品集中出货的原因之外,业界对此现象的解读基本一致。

从微观层面看,受国内疫情影响,上海、广州、青岛等地航空运力受限,郑州的跨境航线资源与运力资源相对占有优势,由此,外省溢出货流向郑州大批集结。与此同时,郑州接到的外来运单中有大批高附加值电子产品,直接推高了货运竞价。这其中,即包括索尼、惠普等。

从宏观层面看,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仍旧肆虐,导致多国制造业趴窝。而此时,中国式防疫成为全球一抹亮色,吸引大批外海制造订单转向国内。但由于出口量过大,以及境外多国对港口防疫提档升级,大大放缓了集装箱装卸、回流,海运市场出现严重梗阻,传导跨境空运市场资源竞争加剧。

空运价格何时能有回调转机?

“一艘货轮单程载重运输百万吨,一架货运飞机单程载重只有百吨左右。单凭空运不可能解掉海运压力。”郑州机场货运公司一负责人表达了看法。他认为,空运价格超高的解药,应先解海运的运力。

转机出现了。9月26日,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政策研究室负责人孙文剑表示,随着我国新造箱产能释放,空箱周转加快,空箱短缺情况目前已经基本得到缓解。目前,只有个别班轮企业因为船期延误、天气、疫情防控等影响,在个别港口可能出现临时性的少量空箱短缺。下一步,交通运输部将继续会同商务部等部委落实好稳外贸相关举措,确保国际物流供应链的畅通。

另一个好消息是,郑州机场北货运区项目已在加班加点施工推进。北货运区工程是郑州机场三期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服务于大型航空物流企业在郑州发展,满足其强化枢纽功能或设立区域性分拨中心、集散中心的需求。北货运区工程设计年货邮保障能力为60万吨,总投资约46亿元。该项目设计年货邮吞吐量60万吨,主要建设内容包括:新建1条平行滑行道、1条机坪滑行道、3条垂直联络道,相关端滑行道、快速出口滑行道系统;新建货机位16个、货运库7万平方米等。该项目有望在今年年底竣工投运。届时,郑州机场货运站面积将达到18万平方米,货机位达到25个,年货邮保障能力增至110万吨,对补齐郑州机场货运设施短板,优化货运发展环境,打造国际航空货运枢纽具有重要意义。

责编:刘安琪 | 审核:李震 | 总监:万军伟

来源:大河财立方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